977彩票网络平台

热点新闻
7岁男孩捐出器官 王睿得了什么病?
2019-06-15 20:05  浏览:513






7岁男孩捐出器官

7岁青岛男孩和和捐献器官挽救5个家庭的事迹感动全城。6月14日下午,和和的追思会在福宁园奉献林举行,爸爸、妈妈、奶奶等家人和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一起追忆了和和短暂而温暖的一生,寄托哀思。

1、孩子的好,我说也说不完

“7年前,一位叫和和的小天使降落到人间,他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无尽的欢乐,也为人间带来一位爱的使者。”现场追思词响起,看着照片上和和稚嫩的脸庞,妈妈和奶奶的眼泪一串串得流。和和妈妈双手紧紧握在身前,伴随着隐忍的啜泣一直在抖。奶奶哭得眼红、面红,嘴上的口疮也破了。和和的爸爸一身黑衣,手捧着一束向日葵,神情肃穆。

家人和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为和和带了很多花。献花时,和和妈妈用纸巾认真擦了擦照片中儿子的小脸。“和和聪明、体贴、情商高、仗义、懂事、会换位思考、很争气……说起孩子的好,我真是说也说不完。”

据和和妈妈介绍,和和2岁多就帮着她拖地。快6岁时,和和开始学习拉丁舞,是舞蹈班里最小的孩子,还入选了精英预备班,老师都夸和和跳拉丁很有潜力;学拉丁一年多,和和已经得了三块奖牌,金银铜都有。和和还特别爱弟弟,弟弟打预防针和和都不忍心看。“去年我带他去上海玩,玩了一整天,真的很累很累。坐地铁时我让他坐在我脚上,他就说‘妈妈我不坐了,妈妈你不也很累吗’。”在妈妈的叙述里,和和很乖,乖得让人心疼。

追思会现场啜泣声一片。

2、放手也是一种爱

和和是今年1月12日确诊的脑胶质瘤。之前的一个月,和和的右眼有倾斜,家人以为只是坏习惯导致。“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脑胶质瘤,突然间就‘砸’在我们头上,当时很绝望很绝望。”

和和妈妈四处打听亲人、大夫,得到的结果都是“这是个没希望的病”。和和妈妈说那段时间“晴天霹雳、无能无力、生不如死”。

“当时甚至羡慕那些可以换个心脏、换个肾脏的孩子,就觉得那些孩子起码还有继续治疗的希望,还能继续活着。”和和妈妈说她的期望真的很卑微,哪怕孩子是残疾了,照顾他一辈子都可以。

后来和和妈妈听说了小九月的事迹。“希望孩子能像小九月一样,被大家提起都是他救了5个家庭。”“我们经历过这种痛,我们家已经这样了,就希望病还能治的孩子,尽量给他们治吧。”

和和家人希望和和能带给其他孩子活下去的希望,最终同意了孩子走后捐献器官。“医院医生护士也已经尽力了,我们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放手也是一种爱。”

据了解,和和的爸爸妈妈也填写了捐献人体器官申请表,成为捐献器官志愿者。“孩子都已经发挥了他最后的余热了,我和孩子爸爸还有什么做不到呢。”

3、就这两天,已经有三个孩子因为这个病走了

现场,小九月的妈妈手捧鲜花也来参加和和的追思会。为孩子做出同样选择的两位母亲相拥而泣。“我知道,只有你最能理解我。”和和妈妈哭着对九月妈妈说。巧合的是,去年离开的小九月也是患有脑胶质瘤。

采访中,和和爸爸妈妈特别跟记者强调,希望媒体不仅仅关注和和器官捐献的事迹,还能关注到脑胶质瘤以及背后万千同样绝望的患病家庭。

“就这两天,已经有三个孩子因为这个病走了。”和和爸妈加入了脑胶质瘤病友群,“群里隔三差五就有新人进来,隔三差五就有人退出。”

和和在家人万般不舍中走了,让家人欣慰的是,在人生最后阶段,“即使患病只能卧床,和和能吃能喝能玩,没难为我们。”

“他来人世间一趟是带着任务的,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走得,没白白来一趟。”尽管悲伤,和和妈妈觉得他们为和和做的选择值得。

一、泪目!7岁男孩因病去世,捐出器官挽救5个家庭

6月13日,山东青岛一位小天使飞向了“天堂”……

7岁男孩王睿(小名和和)因脑部占位性病变离世,他的父母忍痛决定捐献器官。让小和和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也让其他5个家庭迎来了重生的希望。

1、7岁男孩去世捐出器官和角膜

6月13日早晨8时许,躺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里的小和和停止了呼吸。

“和和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希望他的生命有宽度,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一趟。”和和的妈妈说,她希望以后大家说起和和,不要为孩子生命的短暂而惋惜,而要为孩子用短暂的生命救了几个人而点赞。

和和的妈妈告诉记者,对于孩子在脑干部位病变的特殊病情,他们用尽了各种途径和方法,但现实却是苍白无力的。半年来的求医问药,她最欣慰的是孩子没有遭罪,他们夫妻用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来陪伴孩子,完成了孩子的各种心愿,他是快乐地度过这最后时光的。

和和被推进手术室,全体医护人员向他三鞠躬,为他默哀、祈福。“最终经过评估,和和的肝脏、两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符合捐献标准,已经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进行了分配,找到合适的受捐患者。”青大附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张艳艳说,和和并没有远去,他捐献的器官依然存活在我们周围。

2、最后的告别久久不忍离去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泰戈尔的这首诗也是6月12日青大附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里的这一幕。

当天上午,家人被允许到病房里探望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和和。妈妈不停给他擦拭脸,嘴里念叨着一些只有他们母子能听见的话,不时低下头去亲吻一下和和的脸颊,抬起头有晶莹的泪珠滴落。

奶奶也在旁边小声和孙子嘱咐着一些话,爸爸和爷爷站在一旁悄悄抹掉泪水。一家人的最后一次团聚,和和却是在睡着,没能睁开眼睛。

或许有预感这是最后一次相聚,家人久久不愿离开,妈妈仔细把和和的眼角、嘴角擦了又擦,轻轻摩挲着儿子的脸……“不是妈妈不给你治疗,是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医院的叔叔阿姨们已经尽力了,却仍然无法挽留你回天堂的脚步。”

“孩子的病情已经进入重度昏迷状态,脑部水肿导致颅内压力升高,影响了呼吸和心脏功能,目前只能靠呼吸机维持呼吸。经过专家会诊,随着病情继续发展,心脏随时可能停止跳动,因为他的病情已经不可逆转,医学上已被判断为脑死亡了。”青大附院副主任医师许传屾说,尽管这样,大家都想着多留这个小天使一些时间,出现情况,医院会首先对他采取抢救措施,尽全力维持他的生命体征,直到心脏停止跳动。

3、他是一个完美的小天使

2011年9月17日,和和来到这个世界,给王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他从小就特别懂事,不哭不闹,有需求会发个信号,让我们明白他的需要。”和和的奶奶说,四邻八舍都特别羡慕她有这么一个特别乖的孙子。

随着和和慢慢长大,懂事的一面更是让大家喜欢。“什么事都好商量,脑子也聪明,一般新鲜的事物教两遍就会了,特别是英语,幼儿园的时候就能非常熟练地跟妈妈说一些日常简单对话。”和和的爸爸说。

和和长得帅、身材好,喜欢跳舞,进入拉丁舞班不到一年时间,参加过三次比赛,拿全了金、银、铜奖。老师们都夸他有前途,学习接受能力快,动作标准进步大,将来或许能成为一个舞蹈家。

“和和还是个小暖男,很会关心别人。我的腰疼,他会用小手给我按摩。这两年生了小弟弟,我更多精力去照顾弟弟,他也不生气,还经常关心我累不累,主动帮我去照看弟弟。”和和的妈妈说,现在想来,和和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天使。

4、绝望中想到了捐献器官

今年1月份,和和的眼睛出现了一些问题,家人带着他到医院检查。原本以为是近视,但诊断结果却如晴天霹雳。和和的爸爸说,今年1月12日,确认了长在脑干部位的胶质瘤,这个部位的病变无法手术医治。

“每天陪在孩子身边,能多抱一会儿就多抱一会儿,孩子从走路不协调,到走路困难、无法站立、无法坐着,再到说话困难,这一路的煎熬,让我们夫妻几近崩溃。”和和的妈妈说,如果能更换某个器官,让孩子好起来,全家每个人都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换回和和的健康。

四处打听各种治疗途径的过程中,和和的父母也想到“很多肝脏、肾脏等器官衰竭病人的家庭,他们和我们有同样的绝望,但他们又有希望,等到一个重生的机会。”和和妈妈说,他们家已经没有重生的希望了,不如成全大家。她和家人商量后,全家人都同意了捐献,如果无可挽回,就让孩子做最后一次好事,在这个世界留下他完美的影子。

和和妈妈说,他们在绝望中,替和和做了最后一个决定。

5、和和爸妈也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

6月11日,和和的爸爸和妈妈也一起填写了《器官捐献申请登记表》,互为执行人,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
“儿子都决定捐献了,我们夫妻也要跟上,因为深入了解后知道,器官捐献是造福人类的。”和和的爸爸说,如果将来有一天合适条件捐献器官,他们夫妻也会和儿子一样,挽救他人生命,用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希望那些器官受者能替我家孩子健康成长,长命百岁,这样也不枉孩子做这一次好事。”和和的妈妈说。

今天我们用一首和和生前最喜欢的

拉丁舞曲《要抱抱》为他送行

“hello baby 要抱抱,

鼓起勇气要抱抱”

天堂里最美的舞姿属于和和。

二、7岁男孩捐出器官 夫妻俩也成器官捐献志愿者

13日,青岛一位小天使飞向了天堂……

城阳区棘洪滩街道中华埠社区的7岁男孩王睿(小名和和)因脑部占位性病变于今日离世,他的父母忍痛决定捐献器官,让小和和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也让其他5个家庭迎来了重生的希望。

6月13日早晨8时许,躺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里的小和和停止了呼吸,化作天使飞向天堂。他留下的肝脏、肾脏和眼角膜,让5个患病的家庭迎来了重生的希望。

“和和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希望他的生命有宽度,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一趟。”和和的妈妈说,她希望以后大家说起和和,不要为孩子生命的短暂而惋惜,而要为孩子用短暂的生命救了几个人而点赞。

和和的妈妈告诉青岛早报记者,对于孩子在脑干部位病变的特殊病情,他们用尽了各种途径和方法,甚至全家每个人都希望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和和的健康,但现实却是苍白无力的。半年来的求医问药,她最欣慰的是孩子没有遭罪,他们夫妻用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来陪伴孩子,完成了孩子的各种心愿,他是快乐地度过这最后时光的。

和和被推进手术室,全体医护人员向他三鞠躬,为他默哀、祈福。“最终经过评估,和和的肝脏、两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符合捐献标准,已经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进行了分配,找到合适的受捐患者。”青大附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张艳艳告诉早报记者,和和并没有远去,他捐献的器官依然存活在我们周围。

1、最后的告别久久不忍离去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泰戈尔的这首诗也是6月12日青大附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里的这一幕。当天上午,家人被允许到病房里探望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和和。妈妈不停给他擦拭脸,嘴里念叨着一些只有他们母子能听见的话,不时低下头去亲吻一下和和的脸颊,抬起头有晶莹的泪珠滴落。

奶奶也在旁边小声和孙子嘱咐着一些话,爸爸和爷爷站在一旁悄悄抹掉泪水,一家人的最后一次团聚,和和却是在睡着,没能睁开眼睛。或许有预感这是最后一次相聚,家人久久不愿离开,妈妈仔细把和和的眼角、嘴角擦了又擦,轻轻摩挲着儿子的脸……“不是妈妈不给你治疗,是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医院的叔叔阿姨们已经尽力了,却仍然无法挽留你回天堂的脚步。”

“孩子的病情已经进入重度昏迷状态,脑部水肿导致颅内压力升高,影响了呼吸和心脏功能,目前只能靠呼吸机维持呼吸。经过专家会诊,随着病情继续发展,心脏随时可能停止跳动,因为他的病情已经不可逆转,医学上已被判断为脑死亡了。”青大附院DICU副主任医师许传屾告诉早报记者,尽管这样,大家都想着多留这个小天使一些时间,出现情况,医院会首先对他采取抢救措施,尽全力维持他的生命体征,直到心脏停止跳动。

2、他是一个完美的小天使

2011年9月17日,和和来到这个世界上,给王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特别是奶奶,更是对这个宝贝孙子倾注了自己的全部。“他从小就特别懂事,不哭不闹,有需求会发个信号,让我们明白他的需要。”和和的奶奶说,四邻八舍都特别羡慕她有这么一个特别乖的孙子。

随着和和慢慢长大,懂事的一面更是让大家喜欢。“什么事都好商量,脑子也聪明,一般新鲜的事物教两遍就会了,特别是英语,幼儿园的时候就能非常熟练地跟妈妈说一些日常简单对话。”和和的爸爸说,和和还特别会分享,经常给弟弟讲故事,他还很有正义感,唯一一次和小朋友们闹矛盾,就是在外面参加活动的时候,为了维持秩序,制止其他小朋友插队。

和和长得帅身材好,喜欢跳舞,进入拉丁舞班不到一年时间,参加过三次比赛,拿全了金、银、铜奖。老师们都夸他有前途,学习接受能力快,动作标准进步大,将来或许能成为一个舞蹈家。

和和还是个小暖男,很会关心别人,我的腰疼,他会用小手给我按摩。这两年生了小弟弟,我更多精力去照顾弟弟,他也不生气,还经常关心我累不累,主动帮我去照看弟弟。”和和的妈妈说,现在想来,和和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天使,下凡来救人,也来和她完成这段温暖的母子情。

3、绝望中想到了捐献器官

今年1月份,和和的眼睛出现了一些问题,家人带着他到医院检查。“一开始发现他眼睛有些斜,我们以为他是近视,但诊断结果却如晴天霹雳。”和和的爸爸说,今年1月12日,确认了长在脑干部位的胶质瘤,这个部位的病变无法手术医治。“我们在心里祈祷这是误诊,但跑了多家医院后,得到一样的结论,孩子的生命不长了,医生们都建议陪孩子过好最后几个月。”和和的妈妈说,她加入了很多同类的病友群,得到的结果就是,这个病没有治愈的希望。

“每天陪在孩子身边,能多抱一会儿就多抱一会儿,孩子从走路不协调,到走路困难、无法站立、无法坐着,再到说话困难,这一路的煎熬,让我们夫妻几近崩溃。”和和的妈妈说,如果能更换某个器官,让孩子好起来,全家每个人都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换回和和的健康。

四处打听各种治疗途径的过程中,和和的父母也知道了去年小九月捐献的故事,了解到了这是延续亲人生命的一个办法。“我们想到,很多肝脏、肾脏等器官衰竭病人的家庭,他们和我们有同样的绝望,但他们又有希望,等到一个重生的机会。”和和妈妈告诉早报记者,他们家已经没有重生的希望了,不如成全大家。她和家人商量后,全家人都同意了捐献,如果无可挽回,就让孩子做最后一次好事,在这个世界留下他完美的影子。

4、这个六月他“化茧成蝶”

原本今年1月份确诊时,医生预计和和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但让人欣慰的是,一直到6月2日,和和快乐地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几个月。“在这之前,他吃得好、睡得也好,一直到6月3日早上,他开始头疼呕吐,打120送到医院后他很快清醒过来,然后说想回家,想去奶奶家,那天他特别精神,一路上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风景,到家看到熟睡的弟弟搂着亲了又亲,状态很好,甚至我们都觉得是不是他的病情好转了。”和和的妈妈说,一直到晚上和和陷入了昏迷,他们才清醒过来,这是和和和他们的告别。

生命的长度不够,用宽度来延展。告别在六月,和和小天使化茧成蝶,飞向天堂,将大爱播撒在人间。“我们要感谢那些在这段时间里帮助过和和的人,是他们的爱心,让和和快乐地过完余生,迎来新生。”和和的妈妈嘱托早报记者,她希望向所有帮助和关心他们的人说一声“谢谢”。

“加上小和和,青岛市的器官捐献数量已经达到了730例,今年已有97例。”青岛市红十字会负责捐献工作的张少芹处长告诉青岛早报记者,随着器官捐献工作在青岛市的开展,越来越多市民了解到捐献器官造福社会,从去年6月份,九月成为全市第524例器官捐献者后,一年时间,全市有206位捐献者捐献器官挽救他人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其中不少做出捐献决定的人是年轻人,如九月的妈妈马嘉卉,她是个“90后”妈妈,面对自己孩子的情况,做出这个伟大的决定,王睿的父母也是一对“80后”父母,他们的伟大决定值得全社会的敬佩。

5、夫妻俩也成器官捐献志愿者

在6月11日,青岛市红十字会和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举办的“中国器官捐献日”宣传活动现场,和和的爸爸和妈妈也一起填写了《器官捐献申请登记表》,互为执行人,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儿子都决定捐献了,我们夫妻也要跟上,因为深入了解后知道,器官捐献是造福人类的。”和和的爸爸说,如果将来有一天合适条件捐献器官,他们夫妻也会和儿子一样,挽救他人生命,用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希望那些器官受者能替我家孩子健康成长,长命百岁,这样也不枉孩子做这一次好事。”和和的妈妈说。

三、7岁男孩捐献器官追踪:接连带走小天使的是什么病

青岛早报新媒体第一时间推送了这条消息,同时山东城市报盟新媒体联合会成员单位也纷纷转发早报的消息,一夜之间,和和与家人的善举传遍齐鲁。今天,消息传播得更广,全国各地的网友在网络上表达对和和的哀悼,对和和家人善举的赞扬。

早报记者在上万条留言中发现,和和所患的疾病,在很多人身上出现过,夺走了一个个天真烂漫的孩子的生命。

去年6月,青岛女孩小九月也因这种病去世,她的妈妈说:

小米:去年的6月那么悲伤,今年的6月又有一位这样的小天使因为一样的病去了天堂,他跟九月一样也挽救了5个家庭。他11年的,九月13年的。他们都那么乖,一定会是好朋友好伙伴的和和,阿姨爱你!真的爱你!

在留言中,一位妈妈说自家宝贝也患了这种病。

多喜爱:我家宝贝也是脑干胶质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病,而且大部分都是孩子,看到孩子慢慢的不能动,不能说,不能吃,心在滴血,恨不得可以自己替换他,总是寄希望于医学能够发达发达再发达,早点研究出治这种万恶的病的药。

一名成年人留言,他患的也是这种病,他说,“我也查出来半年了,估计还有半年就不错了,(和和),等叔叔下去陪你。”

泽群:我也得的是这个病,确实治不了,小孩发展的快,我也查出来半年了,估计还有半年就不错了,等叔叔下去陪你。

这位留言者今年三月失去了孩子,“一样的病”。

日天昊:我家孩子是今年三月份走的,一样的病,这种痛没有人可以体会,面对疾病的无能为力,不想哭,眼泪却止不住的流。愿孩子们在天堂一切都好,可以相互做伴。

一位妈妈,女儿也被确诊这种病。

天绮:我女儿今年四月份确诊为脑桥恶性胶质瘤,无法手术,我可能也会这样做。

这位读者的妈妈也是因为这种病去世。

刘在翔:天绮,我的妈妈也是恶性胶质瘤去世!病不可怕,唯爱重生!让爱在孩子的身体中绽放,即可自愈!希望能帮上你!

和和的妈妈在文章下留言,呼吁大家一起关注儿童罕见病。

外地网友留言讲述自己宝宝的患病遭遇。

在记者采访和和妈妈时,和和妈妈反复强调,希望能多关注一下脑干胶质瘤这个病症。“我进了一个这个病的群,大约有300多人,几个月来我发现,不断有人因家人去世而退出,也不断有人因家人查出病症而进入,其中与和和一样脑干胶质瘤的患者多数是孩子。”和和妈妈告诉记者,大家不断在群里讨论病情,却没有发现这个病发病的原因,甚至唯一的共性就是这个病没有治愈的办法,这让很多人更失去信心。

和和妈妈和九月妈妈一起总结,脑干部位的胶质瘤一旦发病,可能很快脑部就被占位,从身体出现异常,到走路不稳,再到无法站立,陷入昏迷的时间让人措手不及。

这种病为什么这么猖獗,难道就没有办法治愈吗?这种病可以预防吗?青岛早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崂山院区神经外科主任闫志勇。

“小儿颅内的胶质瘤在恶性肿瘤中排在第一位,特别是脑干部位的,在临床上多见。”闫志勇告诉早报记者,目前发病原因没有定论,为不明原因,也没有预防措施。对于脑胶质瘤的治疗,闫志勇说,根据胶质瘤的部位和性质,也有手术效果不错的。胶质瘤分为四个级别,其中恶性程度较低的,并且部位适合手术,切除后不会影响正常结构的,但这种类型在患者中很少。

记者在网上查询了解到,脑干胶质瘤占儿童所有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10%~20%,主要包括弥漫性脑干胶质瘤(最常见于桥脑)和局灶性脑干胶质瘤(大多位于中脑和延髓)。其中弥漫性脑干胶质瘤是儿童脑肿瘤患者最主要的死因。

肿瘤位置和生长方式决定了病人的临床表现。隐匿的临床经过不容忽视:经常呕吐的病人,最终可能仅仅表现为发育迟缓;学龄儿童因为脑积水导致的视力改变而使得学习成绩下降;同时有颅神经受累表现的儿童可能不被病人和家长发现。

进展:

今天

和和的家人、老师向早报记者讲述了他们

失去和和的痛苦

对和和的思念。

建议您……

或者

下午2时许,和和告别会

小九月的妈妈手捧一束鲜花

来到红十字生命奉献林里

为和和献上一束花

两个妈妈一见面就抱头痛哭,是因为他们有相同的心历路程,从孩子查出病变,四处求医问药,到最后得出无力的结论,看着孩子一天天病重,他们选择了坚强,选择了让孩子把爱留在人间。前一天,九月的妈妈以及和和的妈妈分别通过微信,向早报记者表达了想认识对方的想法。

“看到小九月的故事,我们知道了器官捐献,也是受小九月的感动,我们也坚定了捐献器官,让孩子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同时也挽救其他一样陷入困境的家庭。”和和妈妈说,他看过青岛早报推送的关于九月故事的那条公众号,当时就被感动的流泪,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仿佛又回到了去年的6月21号!这种感同身受,身临其境的悲伤,是我们作为孩子父母一辈子忘不掉的伤。”九月妈妈对和和妈妈说,她特别感谢和和爸妈无私的大爱,让两个同病相怜的天使宝宝能够在天堂相互陪伴,希望和和哥哥和九月妹妹成为好伙伴!

“善良的孩子在天上看着我,我一定要活成她心目中最美的妈妈的模样!”九月妈妈把这句一直鼓励自己的话分享给和和妈妈,她说,希望这句话也能给和和爸妈带来一点正能量,要知道虽然和和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因为他的奉献,有5个甚至更多人在延续着和和的生命,他永远都在,不曾离开!

九月妈妈告诉青岛早报记者,她越来越觉得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一个小小的决定感召了那么多人,换来的是逝者另一种方式的重生,拯救的是更多的生命和家庭,希望爱心能在人间继续传递下去!

两人互相加了微信,并且约定多交流,互相鼓励,同为天使的妈妈,他们会有更多的话语。

四、山东7岁男孩去世捐出器官 ICU内妈妈在他额头印下最后一个吻

6月13日,山东7岁男孩小和和因脑部占位性病变离世,他的父母忍痛决定捐献器官救助5个家庭,让小和和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ICU病房里,妈妈仔细把和和的眼角、嘴角擦了又擦,轻轻摩挲儿子的脸颊,在儿子的额头印下最后一个吻。再见,亲爱的和和,愿你在天堂幸福快乐。

五、青岛7岁男孩因病离世,捐献器官救助5个家庭

这两天,一则“7岁男孩因病离世捐献器官救助5个家庭”的消息让无数人泪目。

就是这个可爱的宝宝,小名叫和和

2011年9月17日,家住青岛的和和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他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和和从小就特别懂事,不哭不闹。”

奶奶说,邻居们都羡慕她有这么一个特别乖的孙子。

和和还特别会分享,经常给弟弟讲故事。

他还很有正义感,唯一一次和小朋友们闹矛盾,就是在外面参加活动的时候,为了维持秩序,制止其他小朋友插队。

和和长得帅身材好,喜欢跳舞,进入拉丁舞班不到一年的时间,参加过三次比赛,拿全了金、银、铜奖。

妈妈说,“和和是个小暖男,很会关心别人,我的腰疼,他会用小手给我按摩。这两年生了小弟弟,我用更多的精力去照顾弟弟,他也不生气,还经常关心我累不累,主动帮我去照看弟弟。”

今年1月份,和和的眼睛出现了一些问题,家人带着他到医院检查。

1月12日,医生确诊孩子的脑干部位长了胶质瘤,这个部位的病变无法手术医治。

家人跑了多家医院后,得到一样的结论,孩子的生命不长了,医生们都建议陪孩子过好最后几个月。

在四处打听各种治疗途径的过程中,和和的父母也知道了去年有个小女孩捐献的故事。

妈妈和家人商量后,全家人都同意了捐献,如果无可挽回,就让孩子做最后一次好事,在这个世界留下他完美的影子。

“最终经过评估,和和的肝脏、两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符合捐献标准,已经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进行了分配,找到合适的受捐患者。”

6月13日早8点,小和和停止了呼吸,化作天使飞向了天堂。

他捐献的器官,也给5个患病的家庭带来了重生的希望。

和和的妈妈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愿小和和在天堂没有病痛,

永远健康快乐!
为你推荐: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