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彩票网络平台

热点新闻
章莹颖案嫌犯认罪 真相是什么?
2019-06-15 17:09  浏览:83






章莹颖案嫌犯认罪

在辩护律师庭审首日出乎意料地承认了克里斯滕森的杀害了章莹颖后,备受瞩目的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案在当地时间13日进入到庭审第二天,公诉方在首日陈述了他们所认为的章莹颖的遇害过程之后,继续提供出更多的证据。

据美联社13日的最新报道,检方当天在法庭上向陪审团展示了一段来自当地社区商店的监控视频,显示嫌犯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被杀后第三天在该处购买了专用于疏通下水道的化学制品Drano和13加仑(相当于2.6桶桶装水体积)的厨房垃圾袋。

不过,报道称,目前还不清楚克里斯滕森购买这些物品的目的是什么。Drano是在美国一种常见的用于疏通堵塞的水槽和下水道的化学用品,可用于溶解有机物质。检方展示的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遇害后的上网记录还显示,他搜索了关于如何清理物品的相关内容。此外,检方还当庭展示了克里斯滕森在事发前三天购买的一个大型袋子,该袋子尺寸甚至超过检察官的身材,警方一直没有找到该袋子的下落。

检察官还出示了另一段视频显示克里斯滕森在6月9日事发当天早晨7:45分在商店购买了一瓶廉价朗姆酒,并且一饮而尽。报道称,这与前一天辩方律师所陈述的克里斯滕森在案发当天陷入“最低谷”状态的描述相吻合。

庭审第二天,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作为证人出席了庭审,他证实了曾在伊利诺伊州对章莹颖进行的大规模搜索行动。该搜索从当地公园延伸到30英里(48公里)以外的煤矿,但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她的情况,她因此被被推定为死亡。

法官当天宣布法庭上显示的证据——除了一些例外——大部分都将公开。

在此前一日12日的开庭陈词中,联邦检察官尤金·米勒(Eugene Miller)对陪审团详细描述了检方认为的章莹颖的遇害过程。米勒说,克里斯滕森将受害者带到他的公寓,对其进行了性侵害、殴打和砍头等残忍行为,而辩护律师则出乎意料地承认了克里斯滕森的杀害了章莹颖,但却并不认罪。

一、章莹颖案嫌犯称还有 12 名受害者,拒不认罪,他在想什么?

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克里斯滕森终于承认杀害了章莹颖。

这是他两年来首次对司法机关承认杀人,有趣的是,他仍然要求无罪辩护。

辩方在陈词中表示,承认杀人主要目的是希望免除死刑。

毫无疑问,这个一个丝毫没有悔意的人。他曾主动放弃精神鉴定,有人曾猜测他是否良心发现。
现在看来,克里斯滕森承认杀人,是因为检方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根据庭审的最新消息,庭审第二天,即当地时间 13 日公诉方提供了更多骇人听闻的细节。

比如,嫌犯在杀害章后购买了专用于疏通下水道的化学制品 Drano 和 13 加仑(相当于 2.6 桶桶装水体积)的厨房垃圾袋。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他购买这些东西的目的,但显而易见,面对种种证据,嫌犯已经放弃死不承认的路线,转而希望减轻量刑。

嫌犯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检方描述章被害的细节用了足足 45 分钟,其中包括:" 他绑架了她,谋杀了她,并掩盖了罪行 "。检方指出,案发当日克里斯滕森假扮成卧底警官,说服章莹颖上车,并将其绑架回公寓,对其进行强暴。随后,他在浴缸中刺伤了章莹颖,接着使用棒球棍打破其头部,掐其喉管约 10 分钟,令其窒息,再对其实施斩首,最后弃尸他处。整个过程中,章莹颖不断反抗、挣扎,试图逃命。

他为何如此残忍?

从作案前到现在,他到底在想什么?

病态的自恋

从这个案件的细节来看,如果分析克里斯滕森心理有一个词很重要:自恋,而且是病态的自恋。

人人都有自恋,健康的自恋、自尊并不等于病态的自恋。

健康的自恋者相信自己值得被尊重和喜爱,这是不证自明的,面对他人没有自卑感,对自己有基本的信任。

而不健康的自恋者,不相信自己值得尊重和爱,需要不断通过他人评价来证明这点。他们表面上看自尊心很强,而实际上,他们的敏感和惊人之举都是因为无法相信自己有价值,他们撒谎夸大事实、时刻需要被人仰慕,而且缺乏同情心,他们总是有意无意通过种种行为吸引别人的重视,对抗自己内心的自卑感。

由于这些特质,病态自恋的人很难维持健康的亲密关系,在婚恋中经常出现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嫌犯克里斯滕森就是这样一个时刻需要他人关注、崇拜的人,也是一个经常需要控制感以证明自己很强的人。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FBI 曾在嫌犯的情人身上安装窃听器,由此录下了他亲口承认自己犯罪的言论。注意,这里说的是情人,不是妻子。克里斯滕森有情人也有妻子,这点也是病态自恋的表征,我会在后面详细分析。

克里斯滕森曾亲口说:" 我非常擅长做这事(杀人)"。他说他还杀了 12 个人,章是第 13 人。同时他还得意地表示,上一个做过这样事的人是美国上个世纪 70 年代的一个著名连环杀手泰德 · 邦迪。
这有可能是事实,也可能是吹嘘。

更值得分析的是,这已经不能简单地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来解释,他为什么这么说?

——为了获得崇拜、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强有力的控制者。

更加丧心病狂的是,克里斯滕森曾和情人在章的葬礼上出现。他站在悲伤的亲友中间和情人说:他在物色下一个受害者,其中有句话让人不寒而栗—— " 所有关注案件的人都是为我而来的。"

然后他说出了自己绑架、虐杀章的经过。正是这时警方通过情人身上的窃听器录下了他的言论。

很显然,他在享受自己作案的 " 成果 ",他把受害人的死亡和葬礼当做自己意志的体现,根据犯罪心理研究,有很多变态杀人犯都曾和身边人吹嘘过作案情况,并出现在受害者的葬礼上。这是为了一遍一遍地重复体验对他人为所欲为的操控感和优越感。

他说还有 12 名受害者,无论这是吹嘘还是实情,至少他在心中一定希望自己这样做,因为病态自恋的人内心的脆弱、焦虑,这迫使他们需要不断地做出惊人之举的去证明 " 我很强 "。

那么,如果说他为了控制感杀人,为什么要强暴章?

这就说到另两个关键词:

施虐狂和权利欲望。

" 生活中的一切都和性有关 , 除了性本身 , 性关乎权力 "

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说:" 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关 , 除了性本身 , 性关乎权力。" 前面提到,克里斯滕森不但有妻子,还有情人,这与很多人想象中的强奸犯不同。

在有些人眼里,强奸犯一定不受异性欢迎,是现实中缺乏伴侣的人。辩方曾经声称,克里斯滕森在作案时遭遇人生低谷,工作和家庭都出现问题,并开始酗酒。虽然这可以看成辩方为他脱罪打的同情牌,也许有水分,然而最新消息表明,检察官出示了一段视频,其中显示克里斯滕森在事发当天在商店购买了一瓶廉价朗姆酒,并且一饮而尽。

可见克里斯滕森处于低谷的描述并非完全虚构。前面说过他很可能是一个病态自恋者,这样的人在生活中会过于敏感,很多不如意都会触发他的耻辱、焦虑和脆弱,从而促使他做出过激的行为。

这种病态自恋者,会在生活里对他人施加各种暴力、不平等和操纵,他们通过贬低他人、向对方施虐、掌控对方,缓解自身的焦虑感。而对章的强暴,很可能出于这种心态,他在强暴中感受对被害者的权力,即:" 我有权违背你的意志,为所欲为。"

很多强暴案件的罪犯都有这样的心态。比如 2012 震惊世界的印度德里公交车轮奸案,23 岁的医学实习生 Jyoti Singh 在车上遭轮奸和殴打最终因此死亡。在接受采访时,罪犯表示:实施强暴的动机是 " 我要教训她 ", " 女人在晚上五点后不应该出门,一个女孩不应该这么晚来闲逛。这不仅仅是强奸,而是告诉她社会的规则。"

所以强暴从来不仅仅关乎性,甚至性不是强暴行为的主题,而是一种控制欲和权力欲望的病态释放。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他的在两性关系中的满足必须通过这样的犯罪来实现。人类欲望的出口千差万别,很多连环杀手的作案动机都是正常的情侣关系无法让他满足,而带有施虐性质的性关系才能让他们在生理和心理上达到双重满足。

否则无法解释有妻子有情人的克里斯滕森还要强迫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这就说到了下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为什么这样的人也有异性青睐,他的变态行为一定在亲密关系中有所体现,这样的人还能有妻子和情人?

"hybristophilia(坏男人症)——霸道杀手爱上我?

这里讲一个心理学概念,叫 "hybristophilia" 直接翻译就是 " 坏男人综合症 "。这个名词描述了一类人的特征,以女性居多,这类人会疯狂地爱上杀人犯,痴迷于罪犯残忍 " 高超 " 的手段,甚至崇拜罪犯。

这类人并不少见,几乎每个臭名昭著的杀人魔都有一群狂热粉丝。举个例子,美国连环杀手 Charles Manson,他是邪教组织 " 曼森家族 " 的领导,在他的主导下,至少有 7 人被无辜杀害。然而在他入狱后,他却收到了源源不断的情书,每年都有无数粉丝向他求爱。

这种行为的心理动机是什么?

简单地说,一方面是对罪犯的 " 圣母心 "、同情,一方面仰慕罪犯的强大力量。

罪犯的敏感、自卑和 " 不得不 " 犯下罪行让粉丝觉得他值得同情,激发了拯救欲;而罪犯的凶残、强大又令粉丝感受到了男性气概。这类粉丝往往自卑怯懦,他们认为如果能和罪犯有某种联系,就仿佛投靠了某种强大的力量,以此获得安全感。

克里斯滕森的情人就体现出类似的特质,在二人的相处中,她一定感受到克里斯滕森身上施虐狂的特质,也许她也曾被虐待,然而她对克里斯滕森有某种崇拜的心态,不然克里斯滕森不会当着她的面夸耀自己的作案情况,并吹嘘还有 12 个受害者。

我前面提到克里斯滕森同时拥有妻子和情人不仅仅是花心而已,更有意思的是,检方的证据还表明,他在和妻子、情人交往的同时,还一直在网上寻找其他女伴,这说明自恋的他需要不断地和异性交往,以此证明自己是受关注的、是被爱的。

心理学界有研究显示,病态自恋并且习惯施暴的人,难以在专一的亲密关系中获得满足。一般情况下,热恋期一旦过去,他对于关系的满意度会大幅下跌,这也造成了他不断寻找新人的行为。

而这种人的伴侣往往有受虐人格,其实亲密关系中受虐者和施虐者组合不在少数,双方都有敏锐的嗅觉,从人群中寻找对方,然后通过受虐和施虐的行为加深彼此的羁绊。

在长时间被施暴、控制之后,会产生心态的扭曲,对施暴者又爱又恨,甚至形成 " 斯德歌尔摩症候群 " 而难以离开施暴者。这就是嫌犯妻子和情人愿意和他发生亲密关系,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离开的原因。

你凝视深渊,深渊会变成最好的老师

在此说说我对于分析犯罪心理这件事的看法。很多人说,分析犯罪心理有为他洗白的嫌疑。甚至我在很多分析犯罪心理文章下看到有人留言,说我不想知道罪犯的心态,我只想看他们立刻认罪、立刻服刑。

但实际上,分析罪犯的心理不是为谁洗白,而是为了我们所有普通人,加深对犯罪行为的认知和理解,从而甄别人群中的潜在罪犯,最终预防、警惕,让自己远离罪犯。

你凝视深渊,深渊会变成最好的老师。

最后,关于这个案件,还有一点我很想说,很多人在对受害者章莹颖表示同情和惋惜的同时,会指责她不谨慎,随意上陌生人的车,也有人借此表示,女性应该注意保护自己,言下之意是章本人的过错导致了这场悲剧。

对不起,我不认同这样的观念,这是受害者有罪论。根据证人的证言表明,嫌犯曾向章出示了警徽,冒充警察骗她上了车。面对如此狡猾的犯罪,我不知道还要如何谨慎,章莹颖并没有做错什么。

一个人的悲剧就是人类的悲剧,没有人是孤岛,没有人有资格置身事外地指责受害人,或者规训女性应该如何做。最后,我想以契科夫的《海鸥》里的一段话作为结尾,我觉得,这段话对于无辜的受害者更加合适:

" 你还记得你打死过一只海鸥吗?一个人偶然走来,看见了他,因为无事可做,就毁灭了它。

我是一只海鸥。"

二、章莹颖案嫌犯认罪 作案后购买下水道疏通剂和垃圾袋

当地时间6月14日周五,章莹颖案庭审进入第三天。检方在当天下午首次播放了克里斯滕森在2017年6月29号参加守夜会时对她的女友描述他是如何杀害了章莹颖的录音。

章莹颖家人的律师王志东15日告诉澎湃新闻,当天下午庭审上,FBI当时负责与嫌犯克里斯滕森女友沟通的探员作证说,其女友同意与检方配合,携带窃听器,在6月16日至6月29日录下了九段与被告的对话,其中两次为电话,七次为当面。而对话当中最关键的是6月29日被告和女友参加为寻找章莹颖举行的烛光晚会前后的两段对话。第二段对话的录音中,被告向其女友描述了他绑架杀害章莹颖的细节,极其残暴,非常血腥,也描述了章莹颖所做的殊死搏斗和挣扎。当天夜里女友将录音装置交给今天作证的FBI探员,第二天克里斯滕森被捕。

据在现场旁听了庭审全过程的当地华人之哲告诉澎湃新闻,在录音中,克里斯滕森向女友承认了自己杀害了章莹颖,并且反复对女友吹嘘,“你一定会记得这个晚上,有这么多人来了。他们来这里是因为‘我’。”

在当晚回家后,克里斯滕森向女友袒露了更多内容。

“今晚所有来的人都希望她能够平安回家,但是他们不知道她(已经死了)。我是唯一知道的。她非常‘英勇’。”他说道。

照片右上角显示,2017年6月29日当天克里斯滕森和女友在现场。

接下去,他详细描述了自己如何绑架章莹颖并将其杀害的全过程,并讲述了章莹颖是如何反抗的。克里斯滕森描述章莹颖是一个“英雄”,是他“杀过的人里反抗最猛烈的一个(目前尚无证据证明)”。

对于这段录音,连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也承认是“极端让人困扰的”。

克里斯滕森还亲口说出,女友是他唯一告诉的人,因为他太想找人说出来了,而他“信任”她。他还对女友说“我不会想杀死你,因为你太庞大了,像是要处理掉150磅而不是100磅。”

克里斯滕森称他有一次喝醉后,也向他的妻子米歇尔说过自己“谋杀的幻想”,导致了他的妻子和他提出离婚。

但是克里斯滕森拒绝向他的女友透露将章莹颖的尸体藏在哪里,他说“我不会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永远不会被找到,她的家人只会空手而归。”

王志东表示,这段录音是本案的核心证据,检辩双方为此的辩论将会非常激烈,而对检方最为有利的将是在被告公寓内发现的血迹、气味、DNA,和击打章莹颖头部的棒球棒。对于检方的核心证据,辩方律师的交叉询问周五刚刚开始,下周将继续。目前可以看出辩方的辩护策略试图证明嫌犯当时喝了很多酒,言语不清;加上背景嘈杂,录音的效果十分不好,很多地方难以听清他们到底讲了什么;辩方还将利用被告当时讲述中的不真实的内容,企图用于说明他讲的作案部分也同样可能不真实。

周五上午,克里斯滕森的父亲也来到庭审现场,和他进行了简短交谈。检方展示的沃尔玛超市的监控录像证明了克里斯滕森购买了下水道疏通剂Drano Max,和一个食品存储箱,以及Swiffer wipe一次性湿布。

在过去三天的庭审中,检方传唤作证的一共有15位证人,包括章莹颖的男友、教授、当时要去租房的公司经理、公交系统的职员、嫌犯买东西商店的安全监管,以及伊利诺伊大学警察局的6位警官和FBI的4位探员。庭审将在下周一继续,检方将继续传唤证人,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将进行交叉问询。预计到6月21日,检方证人证言发表完毕后。6月24日开始,辩方将传唤其证人。6月28日(或之前),定罪阶段审理完成。在定罪确认后,案件将进入量刑阶段,预计7月底判决。

三、李昌钰谈章莹颖案 章莹颖案嫌犯认罪作案细节曝光

伊利诺伊州的法律规定显示,死刑已经被废除。虽然美国法律表示可以为特殊罪行的犯罪者执行死刑,但是Brendt Christensen是否能够满足特殊罪行。

在美国的案件诉讼中,一般犯罪嫌疑人享受无罪推论,在检方寻找相关证据呈现之后,由辩方来反驳证据是否足以支撑罪行。并且最后由12人陪审团最终决定,是否执行死刑,只要其中一人未同意,就不能判定为死刑。

华人神探李昌钰谈章莹颖案 可从浴缸管道和实验室寻找尸体

李昌钰博士称,他从警50多年时间里曾遇到过许多类似案件,比如“锯木机杀妻案”。在没有找到尸体的情况下,动用了许多科学的方法。“章莹颖的案件是件很不幸的案件,因为美国的办案系统是地方分权,”李昌钰博士称,当时案件发生后,当地警察局曾联络过他,因为他此前也曾帮助他们破获过一起女大学生被杀案,但后来发现章莹颖案的发生地点是在大学,因此由学校校警处理,校警和联邦调查局联络,因此后来他并没有参与此案。

李昌钰博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通常一个人失踪后,一般被丢在水里、被火烧、藏匿或者被分尸等,大概有12种不同的方法。因此,当警方从监控摄像头已经发现并确定嫌犯克里斯滕森的身份时,美国联邦调查局应当先等一下,不要着急逮捕犯罪嫌疑人。

应该先分析那天,他在让章莹颖上车前加过油没有、油箱有多少油、最远能开到哪里,然后可以分析出他弃尸的话最远会弃到哪里。”

警方曾说服克里斯滕森的女友配合当线人,录下了克里斯滕森的许多话。李昌钰博士称,这些录音是非常重要的物证,但辩护律师会尽量地称这些录音是不准确的。假如这些录音不能用作证据的话,那么此案将变得非常麻烦。

支招两个方向寻找尸体 浴缸管道和凶手工作的实验室

李昌钰博士称,克里斯滕森曾在录音中表示,他是在浴缸里将章莹颖杀害并斩首,那么为何不从浴缸入手呢?

四、章莹颖案嫌犯认杀不认罪是一场减刑豪赌

凶案嫌犯克里斯滕森认杀不认罪,开始的是一场争取“早点结案但轻判”的豪赌。

备受关注的华人学者章莹颖失踪案,有了新进展。美国东部时间6月12日,伊利诺伊州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坐上被告席的,正是此前公众已锁定的原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助教克里斯滕森。

开庭后指定替被告辩护的公共辩护人塔瑟夫表示,克里斯滕森“对章莹颖的死负有责任”,随后他表示,2017年6月9日,被告将受害人骗上自己的汽车,驶回自己寓所,然后对章实施了强奸、虐待,最后在寓所卫生间用棒球棒杀害了受害人。

在律师陈述前,助理检察官米勒言简意赅地概括了案件的新进展:“他绑架、强奸、杀害了受害人,并掩盖了自己的罪行”,并将这些振聋发聩的断语接连重复了三次。他还披露,被告承认自己在章莹颖之前已杀害了12名女性,“只有连环杀手邦迪才堪比拟”。

对此,塔瑟夫表示“这是检方的误导”,并强调被告在事发时“面临一系列困境,包括滥用药物、婚姻失败,以及学业成绩直线下滑等”。

最关键,也最难为人所理解的,是时隔两年终于坦承杀人的被告,何以同时又要坚决拒绝认罪?

正如此前当地观察家和法律界人士所多次指出的,被告是一名既冷血,又算计缜密的高智商罪犯。

根据美国法律,定罪必须以完整闭合的证据链为依据,而非单纯口供。被告通过律师承认绑架、强奸、杀人、毁灭证据,但否认有罪,而其证词并非直接提供给警方或法庭,这就迫使警方、检方不得不设法自行补齐证据链,否则难以将其定罪。一旦被谙熟法律的辩护团队抓住破绽,就可能导致整个案件的“大翻盘”。

但要补齐证据链,就要找到关键证据,而这些关键证据的钥匙恰掌握在被告手中。很显然,被告认定法庭、检方和警方难以自行补齐足以将其定罪的证据链,如此一来,他就可以用自己手握的“钥匙”和法庭、检方讨价还价,争取以“认罪”换取较大幅度的减刑。

尽管米勒助理检察官当庭表示,已在现场找到一些带有章莹颖DNA的血渍,并寻获了可能系作案凶器的棒球棒等物,但这些证据不足以构成置他于“死地”的“死链条”。正因如此,克里斯滕森才会肆无忌惮地宣称“章莹颖的家人就算刨地三尺也注定一无所获”,才会充满挑衅意味地“认杀不认罪”——就是我干的,你们能奈我何?

很显然他在豪赌,赌警方找不齐足以将他定罪的证据,赌自己毁尸灭迹的干净利索。他也清楚,只要肯投入,天下终究不会有无缝的蛋——但这又是他另一项豪赌,因为案件拖延将导致巨额税款靡费,拖得越久,法庭、检方和警方所受压力也就越大。

虽然伊利诺伊州已废除死刑,但联邦层面毕竟还在,他被控的是涉嫌命案的重罪,拖下去对法庭和检方不利,对他也未必有好处(难以获得无条件保释),还不如“摊牌”,看看能否获得“早点结案但轻判”的理想结果。

现在就看检方和警方的耐心和作为了:如前所述,他们在两年调查中并非一无所获,他们当然要对法律的严肃性和税款负责,但同样也必须对可能多达13条的人命负责。

曾有人总结称,对付既冷血又心思缜密的高智商嫌犯,检方和警方所能倚仗的只有两件武器:努力自行查找证据关键点,或通过艰难的精神较量突破嫌犯的心理薄弱点。章莹颖案显然也需要从这两点破题。

就该案来说,时至今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凶手离被法律惩治也越来越近,但其豪赌能否得逞,仍有悬念。究竟是魔高还是道高,恐怕也还得走着瞧。

五、章莹颖案嫌犯父亲到庭与儿子交流 辩方为何承认杀人?

据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章莹颖案庭审阶段14日进入第3天。FBI探员出庭作证,检方播放了近40分钟长的FBI对嫌犯的问询视频。而被告布伦特·克里斯滕森的父亲也在当天出庭与儿子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分析称,辩方首日庭审承认杀人或为避免死刑。

辩方承认杀人或为避免死刑

12日的首日庭审上,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在开场陈词一开始就承认了杀人事实。而在此前的2年时间里,被告都没有对检方的绑架至死指控认罪。那么,辩方团队此举究竟为何呢?

一般而言,嫌犯对凶杀案指控不认罪,律师会在法庭上宣称调查人员搞错了嫌疑人,被告是无罪的。直接承认杀人事实实属少见。

一方面,克里斯滕森没有自认清白,因为他希望其随机杀人的事实被公众所知。根据检方,被告曾告诉女友,他希望成为一名臭名昭著的杀手。否认杀害事实,会挫败这一目标。

另外,案件的证据是压倒性的。包括FBI对克里斯滕森的秘密录音,如果检方使用恰当,这可被视作认罪。

这次的庭审有两个阶段。现在进行的阶段是裁定克里斯滕森是否犯罪。如果定罪,是否判处死刑的第二阶段会紧随其后。

在死刑阶段,检方会呈现为什么克里斯滕森应该被判处极刑。

这时候辩方会辩护称他应该被饶过一命,可能会传唤证人讲述他的童年,或是在与精神疾病抗争。12名陪审员必须全部认同克里斯滕森死刑,只要有1人反对极刑,他就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在12日辩方律师的开场陈词中,在不寻常的承认杀人的同时,其强调克里斯滕森是“在为生命受审”。这暗示辩方团队想要直接跳入死刑判决阶段,通过其证据、交叉考证和辩护来说服陪审团不判死刑。

死刑庭审专家表示,虽然说一开始就认罪,也需要陪审团来审议是否判处死刑,但选择不认罪将迫使法庭进入两个阶段,使得辩方团队有更多的时间来陈述其立场。在定罪阶段就承认杀人,可以给陪审员时间来消化,他们可能希望在几周后,至少一些陪审员不会像现在一样感到恐惧或愤怒。

辩方可能还会通过定罪阶段的时间来显示,检方展示的一些细节并没有准确反映事实。例如,检方表示克里斯滕森曾承认在章莹颖之前还杀害过12人,但辩方驳斥了该说法,称没有证据。

而辩方还可能会表示,在定罪阶段承认杀人意味着克里斯滕森正在承担责任,这可能会成为陪审员考虑是否执行死刑的因素。
为你推荐:
发表评论
0评